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021年VTuber虚拟主播打赏榜:冠军劲赚2亿日元,他们在播啥?

2023-02-05 19:44:13 430

摘要:据 Youtube 专业数据收集网站 Playboard 的最新统计可见,在2021年虚拟偶像 VTuber 获赏榜单排名中,去年位居第二位的润羽露西娅(潤羽るしあ)在2021年以近2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069万元)登顶榜首,同时葛叶(Ku...

据 Youtube 专业数据收集网站 Playboard 的最新统计可见,在2021年虚拟偶像 VTuber 获赏榜单排名中,去年位居第二位的润羽露西娅(潤羽るしあ)在2021年以近2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069万元)登顶榜首,同时葛叶(Kuzuha Channel)进入了榜单,位居第十位,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打赏榜单前十名中唯一一名男性偶像。

一览近两年虚拟偶像 VTuber 界内数据,不难发现其营收规模已呈现出了成倍增长的态势:从2019年的千万日元营收,至2020年翻2倍甚至是5倍的营收规模,再到2021年全年稳步增长的趋势,纵观其原因,不管是由于整体市场发生扩张,还是因疫情的缘故致用户长期在家并减少外出频率,我们或许能从中总结出如此一结论:Z 世代的逐渐起势将意味着传统娱乐消费的权重持续发生较为重大的转移,而虚拟偶像的诞生似乎已经成为了 Z 时代到来的先锋军之一,它们很有可能撬起一个难以估量的新兴市场。

虚拟偶像都在播啥?

榜单上的 VTubers 虽然声音、模样、性格各异,但他们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播出内容偏好:游戏直播。

右一为润羽露西娅

位于榜首的 VTuber 润羽露西娅是以音乐、游戏实况为主标签的互动型主播,播出形式多以“邀请嘉宾”同屏的方式进行,游玩内容则是从简单的扑克纸牌到《我的世界》、《马车8》等,样式较为丰富,在吸引观众驻足观看的同时,通过二人互动的方式增加直播节目效果,增强内容代入感。

游戏之外,润羽露西娅还会不定期或是在节日等特定时间开启直播,分享其幕后的真实生活,引发各路宅男共鸣,有助于拉近网络间社交距离。

由 Youtuber 世论调查数据可见,润羽露西娅的在“人性”方面做的十分出色,多数观众和 Youtube 用户对此点给出了5分好评,不过在其他方面她的表现似乎较为勉强,“声音和外表都非常可爱,人看起来很好,但故事并不是特别有趣。”这条评论获得了多数赞同,对于其播出内容的好坏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她的虚拟形象和声音绝对可以俘获一大部分妹控的心。

榜单中第三位的受赏1亿1441万8634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28万元)的雪花ラミィ则以 ASMR 和唱歌见长,游戏玩的相对而言较少但格外钟情《塞尔达传说》,是一个较有元气的才艺型虚拟偶像。

上图为兎田ぺこら游玩 ARPG《失落审判》

而第四名受赏1亿477万1852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75万元)的兎田ぺこら和第九名受赏1亿385万6628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70万元)的角巻わため直播风格和内容较为相似,相较前面两位而言她们更喜欢游玩游戏如《口袋妖怪》、《宝可梦》等。

葛葉游玩《生化危机:村庄》

第六名受赏1亿157万2218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58万元)的宝鐘マリン是一个典型的互动型主播,能歌善舞的她还极擅长说情话,是特别有名的“叔叔杀手”,游戏方面则同第十名受赏7163万5945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93万元)的葛葉一样喜欢游玩恐怖类游戏。

天音かなた《天使的 agape》原创 MV

最后剩下的两位则是第五名受赏1亿385万6628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70万元)的能说会唱的才艺型主播天音かなた和第九名受赏7531万9377日元(折合人民币约414万元)的“手残”互动型主播桃鈴ねね同前面介绍的绝大多数虚拟偶像风格较为相似,在此便不再一一赘述了。

不得不说榜单上的 VTuber 们都是多才多艺, 他们通过同屏 PK、观众互动这一方式与全球各地的观众粉丝拉进身心距离,此外,相较于真人偶像,虚拟偶像则粉丝提供了更多的陪伴、亲近感,营造出了更为和谐的用户社区氛围,同样还会赋予粉丝更多参与感,从而极大联系起粉丝与偶像间的情感羁绊,提升集体认同感。

宝鐘マリン

随着时代潮流和技术的不断更新迭代,虚拟偶像们具备着更强亲和力与可塑性的特点将会得到更好地展现——难以出现“过气”的情况,而更“可怕”的是这些有着不同风格完美面容、音色的虚拟偶像很难产出各种花边新闻、或者耸人听闻的事件,就个人素质而言,称他们为最完美的偶像丝毫不为过。

虚拟偶像的赛道早已大厂云集

实际上对于虚拟偶像崛起这一情况似乎各厂早有预料:巨人网络就曾宣布其将斥资1亿人民币进驻虚拟偶像市场,并于2018年获得 JOYNET 旗下“表情包少女”menhera chan”的全品类全球代理权,而后更名为“七濑胡桃”,以虚拟偶像身份成功出道;在去年网易520发布会上,首次曝光了阴阳师 IP 的偶像企划《代号 Onmyoji idol project》,以全新的现代偶像身份取代游戏中的妖怪身份出道;今年年中,字节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100%持股的实控人并取得了虚拟偶像女团 A-SOUL 的成员著作权。

而在字节斥资投资 A-SOUL 后,腾讯也开始加码其中:招聘官网也出现了诸多虚拟偶像的相关职位。海外自然也不消停,索尼也曾公布过 Vtuber 项目《VEE》并向日本全社会公开招选50名以上的虚拟偶像演员,此外,在着眼于视频制作、直播等 Vtuber 主要领域的同时,还对音乐、声优等方面进行较为积极的布局。

春天已至?挑战与机遇丛生

目前看来,随着资本与技术等多方的合作与融入,虚拟偶像行业似乎已开始生根发芽,努力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不过拨开这片厚实的土壤,其实虚拟偶像行业暗藏着不少坑坑洼洼的挑战。

虽说一部分豪杰们曾成功推出过自己的虚拟偶像,但却略显稚嫩,若想着捏造出一个真正健全的虚拟偶像,可以说光在音乐相关方面的制作上就代价高昂,再加上传播营销等方面的花销,可以说其较高的生产、运营成本“瞎眼”可见的拔高了厂商入局的门槛,而一旦出厂,在宣传推广阶段未能形成良好的现金流循环,或将导致资金停滞,致使生产材料、内容难以变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两极分化的现象也因此渐渐浮出水面,头部产品有着较为固定的粉丝群体,在传播渠道、属性上优势明显,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加快 IP 流量积累,帮助现金回笼,而腰部、尾部的产品则是略显乏力,其产品主要被应用于直播、电商等等场景,品牌更愿意用这些版权价值较低的 IP 来替代真人工作,从而提升工作效率,降低劳动力成本,不过同样造成了其产品 IP 破圈的困难程度。

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随虚拟偶像受众群体不断拓展与增加,其流量变现的能力势必会得以提升,而对于当下正处身于 Z 世代用户的自主消费能力更将水涨船高,这不仅有助于支持虚拟偶像在流量、内容变现等方面,还将提供高粘性的忠诚度、高级别的影响力与高质量的未来商业前景。

至此,看得出来,虚拟偶像的春天将至,而如何耕种好这片黝黑的土地将成为每一位务农人迈向丰收的关键。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